《合伙人》韩雨芹和朱亚文、郑元畅重返校园

2016-12-14 15:05www.fokiingatlan.com
[导读]
第一天在剧组见面,韩雨芹就把郑元畅吻红了,之后竟然又把郑元畅吃出“厌食症”




  香港最现场直播娱乐讯 由陈可辛导演,黄晓明、邓超、佟大为主演的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被翻拍成剧版,韩雨芹联手朱亚文、郑元畅等主演。电影中邓超塑造的学霸,在剧版《合伙人》中由郑元畅饰演,这次他跟韩雨芹组CP。可谁也没有想到,第一天在剧组见面,韩雨芹就把郑元畅吻红了,之后竟然又把郑元畅吃出“厌食症”。

  剧版《合伙人》热拍 韩雨芹和朱亚文、郑元畅重返校园

  剧版《合伙人》中,韩雨芹饰演的马晓倩和郑元畅饰演的霍致远,在大学相识,韩雨芹从大学起追求郑元畅,一直到步入社会,期间经历情感的大起大落,从最骄傲的人被打击成最失败的人,最终两人回到初心,认清彼此是挚爱。

  韩雨芹说:“朱亚文说,第一次见从远远看,觉得我就是马晓倩,因为她带着一点点慵懒,但骨子里又透着骄傲和强势。”

  当韩雨芹被问到离开校园那么久,拍摄有没有压力时,她的回答很有童心:“我是心中有曲自然嗨吧,一踏入校园就能进入18岁的状态。我在人物身上放了很多我大学时代的影子。比如:恋爱大于天、把校园当成T台换装秀、成天昂着头走路、享受被膜拜……我觉得当演员就有这点好处,能通过不同的戏,去经历不同的人生。我和郑元畅、朱亚文都挺享受借着演戏的机会能重回校园。”

  第一天见面就把郑元畅吻红了

  虽然现在伙伴们都很亲昵,但是韩雨芹第一天在剧组与郑元畅见面还是挺尴尬的。“他第一天见我的第一句话就问‘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演过穷人?’那时我让他看到的状态就是马晓倩——自在的富家女。但我没有想到导演第一天就安排演吻戏,要我把他按到墙角,边吻边哭,有大段激情戏。说实话,刚刚自我介绍过,上来就演这种戏是蛮难的。可专业演员不能给自己找理由,我就应该演好这场戏。开拍前,我跟他打招呼,沟通说会很用力,他也很专业地表示‘没问题,会配合’。那场戏大概三五分钟,从进门吻他,到边吻边哭着告白,再到伤心地分手,哭着离开,还好一气呵成。”

  演完后导演和主创都进来为他俩鼓掌。韩雨芹有点不好意思,壮着胆悄悄看了郑元畅一眼,他的嘴都被吻红了。“挺尴尬的,都不好意思跟他说句话,就默默去另一个房间开始准备下场戏。入戏时我会很投入,出戏时就会很害羞。”

  韩雨芹把郑元畅喂出“厌食症”

  戏里,马晓倩霸道地喜欢霍致远,戏外,韩雨芹则把郑元畅喂出“厌食症”。事缘每次韩雨芹进组,人未动,粮草先行。她解释说,真不是自己好吃,而是喜欢分享。据说拍摄一旦超时,粮草就起到“安抚工作人员心灵的作用”。在《合伙人》剧组,“小韩休闲会所”成功组织过火锅宴、大闸蟹宴、生蚝宴、香槟宴等。

  某日郑元畅很得意当天主菜生蚝,二十多只生蚝被大家一扫而光。韩雨芹反思,认为客人吃得意犹未尽,未尽宾主之仪,这很不好。特意安排朋友又送来双份,宴请郑元畅。郑元畅也不输礼数,表现得很开心。韩雨芹一想,双份都吃光,那一定真爱啊。索性第3次让朋友运来120只生蚝,郑元畅彻底被萌蒙,“帮忙”吃到最后,直喊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爱吃生蚝,近半年不要再跟我提生蚝了”。随即韩小主将菜单换成大闸蟹,而郑元畅明确表态,不爱大闸蟹,只爱帝王蟹。不怕食客有追求,就怕追求不明确。随即小韩会所就给郑元畅搬来帝王蟹。从此,郑元畅一看到韩雨芹就说:“wuli倩倩,我不会再告诉你我爱吃什么了,我什么都不爱吃了,我觉得你已经把我喂成厌食症了!”

  韩雨芹:演戏就是给累积的经历和情绪找到释放

  韩雨芹从出道一直签约在张国立的国立常升,“国立老师带我入行的,2005年遇到他时我演戏有很大压力。他建议我量变引起质变,多尝试和锻炼,要敢于演。后来他觉得我像一块橡皮泥,把我捏成什么角色都可以。”

  韩雨芹不愿被演戏技巧的套路束缚。表演过程,她都力求真听真想真感受,“也许拍摄中一阵细雨袭来,你就会感伤得要落泪,这都不是能提前设计好的。”

  在韩雨芹看来对演员最重要的是经历,“演戏就是给自己累积的很多经历和情绪找到释放。让自己看到更多,经历更丰富,演戏时你积累的人生感悟就自然而然涌向角色,不是主观臆想,那是生硬的,生活的丰富性永远大于人类的脑洞。”

 

下一篇:《一年级》张纪中空降上戏校园 虞书欣“突袭”请教 ,上一篇:《天天向上》“黛玉”不再?蒋梦婕自曝曾生吃蚂蚁!
影视聚焦
星图热播